WHOWORKWORD

2016 年美國總統大選結束後

2016 年美國總統大選結束後,我許多居住美國的朋友表現出各式的沮喪與無力。看到 Donald Trump 即將進入白宮,我內心也湧起了私人的傷感、憤怒、與不安等情緒。這股負面情緒的主要來源並不是黨派或政策理念,而是 Trump 所象徵的負面價值觀及其勾起的不好回憶。

我從八年級開始旅美十三多年,待過東岸與西岸,這段日子並非事事順利。在不同的年紀,我經歷過霸凌、歧視、無理的排擠。這些不公平的待遇往往來自有 Trump 般言行舉止的白人男性 (其他族群當然也有)。可是,我要特別強調這並不代表所有美國人,而只是一部分的負面團體。

但那些少數的霸凌者曾讓我和我的家人很難受。

在公立高中,有多少次我主動想與其他學生交朋友,卻落到變成同學們的笑柄,只因為我不是美國出生,說的不是完美零口音的英文 --「 SPEAK ENGLISH! 」

有多少次,我與同學間發生誤會,我只能默默承受,因為我沒辦法解釋自己,我的父母也沒辦法替自己的孩子出聲 --「SPEAK ENGLISH! 」

在紐約市,我媽媽晚上帶著兩個未成年的孩子迷了路,卑微地找路人問路,卻被用很不耐煩的態度打發 --「 SPEAK ENGLISH! 」

我永遠不會忘記,在我高中畢業前夕,一位同學看著我的雙眼,說我一輩子都會比他窮,因為我不是白人,我是亞洲人。

有多少次,我看著我的家人在金錢上被美國人佔便宜,我們也不曉得要跟誰討公道。

有多少次,我希望我不是課堂分組活動中最後一個被同學選進小組的,我不想當一個邊緣人。

這些霸凌者不願意給予我們耐心與公平的機會,只因為我們的國籍、膚色或口音不一樣。美國並非一個完美的民主國家,它也有它的灰暗面。以個人的觀點而言,這次美國大選,Donald Trump 所象徵的是這些歧視、偏見與不包容過了這麼多年還存在著。在未來我們依然需要付出更多努力要求自我進步。

但同一時間,從另一個觀點思考,我能理解為什麼 Trump 可以贏得多數藍領階級的選票,獲得那些貧窮、失業、沒有大學學歷的白人族群支持。

我在 Pennsylvania 與 Ohio 相鄰的西邊城市 Pittsburgh 待了四年多,實際體會到一度為美國工業重心,現在卻沒落後的生活景態:灰暗冰冷的天氣,有能力有本錢的年輕人一個個離開,一棟棟沒有人聲的大樓,飄散著一股完全沒有未來的凝重無力感。藍領美國人在有錢有勢的常春藤兒女底下生活,過了一次次選舉。經濟蕭條,經濟復蘇,他們的生活品質依然沒有獲得改善。

他們已經不再相信左右兩派政客們的宣傳,他們要的是一個人代表他們打臉社會精英階層。即使他們不認同 Trump 的所有言行,但 Trump 是最接近他們情緒的代表。

我與許多藍領美國人搭過同一班公車,在同一家廉價餐廳用過餐,一起看過美國國慶日的煙火。我遇到的大部分藍領階層就只是一般人,並不是 Trump 所煽動的白人主義者。

我不喜歡 Donald Trump,我不認同 Trump 的言語行為,我更不能接受他選戰中使用挑撥種族分裂的策略。

我希望大家能看清楚的是其實種族歧視與霸凌在美國一直存在,只是 Trump 進選後把這議題戲劇化;階級與教育的分裂也一直存在,只是 Trump 成功地代言它,並強迫大家面對。Donald Trump 來自一個有錢的家庭,他沒有真正執政的經驗,他即將帶著美國的多種灰暗面進入白宮。

最後我要再次強調,過去那些不舒服的經歷只是我在美國日子的一部分,並不代表美國的全部。我能有今天的成就,是因為我受到來自各種不同家庭背景、國家、教育階層、種族、信仰與不同性別的朋友們的照顧。他們的接納與鼓勵建立了我的信心,讓我能健康面對日常生活中的不愉快,我真心的感謝他們。

我想看齊的人民領袖是一個代表正面價值的人,ㄧ個可以團結不同團體並為弱勢族群出聲的人。我相信真正的民主能包容來自社會不同背景的族群,並有接受你我他完全不同觀點的度量。

- Rexy Tseng